金志扬和他的社区足球
——专业的业余球队,让梦想持续

北京理工大学实验室的黑白电视机前围坐着学生和教师,还是中学生的李宪插着空站在小伙伴身边,眼睛炯炯盯着屏幕,不时欢呼鼓舞,这是中央电视台首次转播世界级体育赛事——国际足联世界杯,这一幕发生在1978年6月26日,少年李宪第一次知道“原来足球是在草地上踢的。”

在这之前,他总以为,大片空闲的土地,两边放上球门就是球场。他总是穿过狭长的胡同和伙伴们相约来到“球场”,球一腾空,紧跟着尘土飞扬。

“从那时起,我就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足球场,有一支属于自己的球队。”李宪说。

2014年3月29日,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成立,李宪是领队,他的梦想终于落地。

这支队伍由奥伦达部落·原乡乡民组成(业主们约定俗成,以“乡民”自称)。2019年5月,李宪成为俱乐部常务副总经理,奥伦达部落董事、奥伦达部落海外事业部总经理、奥伦达部落原乡小镇常务副镇长刘易畅任俱乐部董事长。

在外界看来,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独树一帜——这是一支业余足球队,不以营利为目的,却汇集了中国足坛名宿金志扬、原上海申花队主力前锋李大维,并且有中国足协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会主任、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委员何家弘担纲顾问,主持人鲁健、大国品牌出品人吴纲、台湾歌手叶佳修及侯德健等。

“在我心里,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是最棒的,无论我付出多少精力、情感都值得。”李宪说。

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大合影

快乐足球

体育记者林晖是首批5名队员之一,李宪将成立足球队的想法一股脑倾倒后,他当即表示支持,并马不停蹄地告诉了同为乡民的同事鲁健、吴纲等,促成了“第一场球”落地。此后,除林晖外,首批队员均成长为队伍的中流砥柱,担任队长或副队长职务——林晖因工作原因常驻美国,每年仅有一个月年假回到国内。

在原乡的一个月,林晖时常追问李宪下一场比赛的日子,他将与球队相处的每一刻视为享受。“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不止于‘踢球’,而是汇集了每一个足球梦,让大家的爱好有了归属,”林晖说,“球队队员对我来说不止是队员,更是朋友、是兄弟。”

第一次踢球的日子被李宪定为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成立日,对他而言,这次更像是一种心照不宣的仪式。尽管此前,足球俱乐部社群早已建立,但——“我们之间最有力的牵绊就是足球,所以我们的成立日要和球场,和球员的身份有关。”李宪说。

奥伦达部落的篮球场上,一场独辟蹊径的足球比赛悄无声息地进行。“最初我跟几个好友前后脚筑巢于此,相约在篮球场踢球,后来成立了足球俱乐部,才发现原乡居然潜伏着这么多志同道合的绿茵兄弟,再后来我一不小心成了队长。”鲁健说。彼时,足球俱乐部寥寥数人,没有人知道这支球队会坚持多久,但李宪却格外上心。他将目光放在了中国足球名宿——高级教练金志扬身上,一个“大胆”的念头浮上心头。

“我们2003年相识,原本就是‘忘年交’,同为乡民,还是邻居,我就去敲金指导家门,想试试邀请他。”李宪说。

两人相识于北京理工大学,彼时金志扬挂帅校足球队,李宪是“球迷”,也是北京理工大学职工,他总是凑在球队里,凑在金志扬身边“聊足球”。十年后,退休的金志扬来到原乡养老,难得的放松地体味生活,他没有想到,自己的老朋友真的在原乡组织起足球俱乐部,当李宪敲开自己家门,金志扬毫不犹豫的便答应做球队顾问。

“真的假的!”马涛地吃惊表现出了多数人的第一反应。

2014年,李宪正在紧锣密鼓地发展足球聚落的时候,马涛与妻子王亚琴一同来到原乡。“当还在犹豫的时候,他听说这里有个社区足球,直接加快了我们买房速度。之后又听说顾问竟然是金志扬,开始还不相信,后来见到人了抢着去合照。”王亚琴指了指身旁的丈夫,笑得眯起了眼睛。现任球队副队长的马涛看着她,也跟着笑起来,他想起了二十多年前——金志扬任北京国安球队主教练,他总是在观众席遥遥看着台下比赛。

“距离”被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打破,马涛完成了从“迷弟”向“球员”的转身。

事实上,“金志扬在奥伦达部落足球队”的信息无论流向哪支球队,都会引来激烈地反扑,尽管是业余比赛,对方依旧会压上最厉害的队员,拼尽全力。但对手们没有预料到——这支球队似乎并没有那么“想赢”,他们在乎的是“快乐”,包括金志扬。

“我今年76岁,只想保持健康、快乐。尽管这是业余球队,我还是希望贡献自己的力量。我爱足球,所以愿意为足球奉献一生。”金志扬说。

金志扬在奥伦达部落北纬41°山地足球场

2014年6月17日,奥伦达部落球队第二场正式比赛,金志扬定下核心宗旨——快乐足球。

这场比赛对手是北京理工大学的大学生们,面对平均年龄22岁的队伍,这群“老男孩”们显然有些力不从心。

“金指,对面都是大学生,他们体力太好了,我们要不要请外援,或许能赢。”一个队员玩笑着建议,金志扬拒绝:“找了外援,你们还怎么上场?”并当场为球队“定了调”——首先,绝不找外援;其次,每个到场球员都可以上赛场,共享快乐。

“输的很惨,但没人在意结果,大家都明白,来这儿就是找乐的!”马涛突然笑了,这是他来到原乡参加的第一场比赛。

因为球队而成为乡民的队员不止马涛一人。时常有人羡慕球队的氛围,找到李宪问:“怎么才能加入你们这个球队?”李宪回:“你是我们原乡人才行。”没多久,提出问题的人便成为了乡民,加入了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。

专业与业余

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已经成为原乡的名片之一,作为北京市足协会员中唯一的社区足球队,它成为了诸多业余足球队争相邀约的对象。

社区、企业、校园的比赛邀请纷至沓来,如今,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参与106场比赛,四次冠军,无一红牌。

2019年6月,“奥伦达部落·五云山小镇”杯邀请赛于河南省郑州市上街体育场落幕,22日晚,颁奖仪式结束,四支球队参赛队员、嘉宾等前往餐厅用餐。主会场场馆内,金志扬被球迷围得水泄不通,每个人合影结束便独自离开。

金志扬与李宪以为饥肠辘辘的球员们早已去餐厅吃饭,但走出会场才发现,副队长马涛带领奥伦达部落足球队的全体队员在门口守了半小时,原因很简单——作为集体,他们要等人齐了再进场。当奥伦达部落足球队集体走进餐厅时,全场看过来,均一脸惊奇。

“我认为,凝聚力、团队精神在我们球队有鲜明地体现,”李宪说,“虽然是业余球员,但有职业球员水平与素养……比如,球员们每次上下场都会和教练握手,这是职业球队的细节之一,也是我们按照职业化运营球队的证明之一。”

金志扬也这样认为,在他看来,这里除了球员是业余的,其余都很专业——专业地教练团队、专业地运营体系、专业地服装用具、专业地五人制足球场等。

这样的“专业”让金志扬欣慰。

“没有社会足球就没有校园足球的兴盛,没有校园足球就没有中国足球的未来。如果中国每个社区都热爱足球、关注足球,就会形成强大的社会力量,推动国家足球事业的发展。球队里的每个人都和我一样,热爱足球,是真的在关注、期盼国家足球得到更好的发展。”金志扬说。

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的“专业”获得了外界认可。2019年9月21日,北京最高海拔的海坨山谷1473山顶咖啡馆,北京新益纺织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新益”)与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签署了的五年赞助协议,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正式更名为奥伦达部落新益足球俱乐部。

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与新益的签约仪式现场

北京新益纺织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洪涛是原乡人,她笑称自己大学期间曾是“班脚”,也有过熬夜看球赛的日子,彼时的“足球”情节一直延续至今。

签约仪式之前,肖洪涛时常去看球队比赛,偶然与李宪相识后,顺理成章成为了合作伙伴。长期以来,新益一直致力于儿童教育以及亲子教育,而教育家长则是教育儿童的基础之一,新益希望通过支持“老男孩”的梦想,同时影响原乡的孩子。

“身为乡民,我非常爱原乡,希望自己有输出,力所能及地做些什么。”肖洪涛说,“我希望帮助足球聚落能够影响原乡的孩子们。此外,新益注重美的教育,除了外在美,足球也能够体现出健康之美,这也契合了奥伦达部落原乡一直倡导的‘大健康’理念。”

奥伦达部落新益足球俱乐部所体现的“健康之美”不止于赛场上的心身舒畅,同时会助力球员实现“吃、动、心”一体的奥式生活。2019年10月19日,一场关于“心身健康”的球赛在原乡专业地五人制足球场“北纬41度”拉开帷幕。常春藤足球队、友谊医院足球队、301老伙计足球队、海军总医院社区足球队,国家体育总局足球队、奥伦达部落新益足球队,以及特邀球队:中国足球小将足球队相聚原乡。医学、体育看似无关的领域相互融合,展现出“健康”新姿态。

这是球队第103场比赛,赢得艰险。决赛前一天小组赛两场比赛结束后,1号守门员成松意外受伤,决赛无法上场,队长吴纲知道后,紧急调节工作,第二天上午驱车百里赶赴赛场客串门将,以超水平发挥帮助球队夺得冠军。比赛结束,吴纲不吃饭便火速赶回北京——这是球员们的常态,球队需要便会归来。

圆梦原乡

“原乡赋予我们一种安心,球员以“吃、动、心”平衡自己状态,保持健康快乐,家人就会支持。”一位队员的家属笑着说,“一个人的梦想,一个家庭共同实现。”

球员驰骋赛场的时候,家属们一刻不闲。

球队重要的比赛、活动,家属们会自发充当起后勤保障、摄影师、摄像师、通讯员的角色;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,还会充当拉拉队,在台下呐喊助威。

“我们第一次夺冠是在工体(北京工人体育场),‘工体不败’让这里与众不同,国家队和北京国安队曾在这里击败过桑普多利亚、AC米兰、阿森纳、弗拉门戈和格雷米奥。这里是中国足球的骄傲。”球员张洪刚说,“比赛当天,家属全部出动,跟过节一样热闹,我岳母带头喊口号加油,她是我的铁杆粉丝。”

不止张洪刚家人,马涛的妻子王亚琴被称为球队“业余摄影师”。如果自己在原乡的原野舞社、白桦林文艺社舞蹈聚落没有活动,她便会跟随球队外出,看比赛的同时用影像记录每个兴奋时刻。

“我一开始还想着把球队队员家属拉到我们原野舞社来,结果我们还没开始行动呢,他们倒把我们舞社成员的家属拉进了球队。”听妻子说起自己的“小算盘”,马涛跟着笑起来。

原乡没有陌生人——这是乡民们常挂嘴边的一句话,对于王亚琴与马涛来说,乡民之间的信任,超越邻里邻居,超越一般队友,而成为朋友亲人。“在原乡才能更好地体味生活,每次回到市区工作,得闲便会看看下一场球约在了哪里,好调整时间,回去踢球。”马涛说。

足球俱乐部只是原乡聚落文化的体现之一,话剧社、油画苑、花友汇、白桦林舞社……上百个聚落凝聚着乡民们每一份的怡然自得。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最爱的生活方式——这里可以点燃每个梦,来了便不舍离开。

“我最初的梦想实现了。2014年,我成立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,两年后,在原乡运营团队的支持下,俱乐部拥有了专业的五人制足球场——命名为“北纬41°山地足球场”。无论是俱乐部还是球场,都是属于每个球员。”李宪说。

世上最快乐的事,莫过于为理想而奋斗,对李宪他而言,这不只是一支球队,这是他全部的理想。

“让梦想持续”是奥伦达部落新益足球俱乐部的口号,但真正地“持续”却并不容易,奥伦达部落的上百个聚落,都在谋求一份长久的发展。为此,李宪琢磨很久。

2018年,在和教练、队长等球队骨干商量后,李宪决定开启“会员制”,俱乐部成员统一交会费——开创了社区足球俱乐部收取会费的先河。

“大家都抢着交,对我们来说,得到永远比付出多很多。尽管会费很少,但是我们会因为这个仪式而有更强烈的‘主人翁’意识,球队更有凝聚力。”这是林晖、马涛不约而同的回答。

“会员制”是李宪内部造血的第一步,“聚落产业化”才是他的目标,对李宪而言,外在提供的便利均是支持,只有自己造血才能长久活下去。聚落产业化秉承“同话、同好、同创、同享、同在”的“五同”理念,并以资本同创、文化同创和运营同创的“三同创”体系,为原乡会员打造实践健康与幸福梦想的聚地,会员和业主可以参与到聚落产业化的创建中,从中获得参与感、成就感和归属感。

2019年5月,由队员共同出资推出的俱乐部成立五周年纪念邮册发布。奥伦达部落的原乡、海坨山谷、五云山等小镇,最美的风光被记录在邮票上,除了风景,还展现了运动员的风采。3000份纪念邮册,不足3个月便销售一空,并且参与同创的队员们获得了相应收益回报,多余的费用将成为下一次同创的启动资金。

奥伦达足球俱乐部队员参与同创的纪念邮册

“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采取会员制、同创产品的聚落产业化模式可以作为全国社区足球的借鉴,”金志扬说,“这是一个模版,如果中国的社区足球都采用这种发展模式,相信社区足球会走得更远,中国足球也会发展的更好。”

球队与球员是“财富”,是聚落产业化的根基。下一步,李宪将联合特定产品供应商,打造出独属于奥伦达部落新益足球俱乐部的活动及产品,面向市场更多渠道及客户,通过与球员“同创”完成俱乐部由输血向造血的转变。

“我们2019年会费有增长,我们再次‘同创’就不需要另外集资,可以直接使用会费,如果盈利,每个球员都会得到分红,”奥伦达部落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刘易畅说,“交会费、发行邮票,只是俱乐部聚落产业化的第一步,我们将在2020年同创更多产品,向世界知名足球俱乐部看齐。对于社区足球来说,聚落产业化是必经之路。我希望将俱乐部打造成为中国社区足球发展的一个标杆,这是我们新的目标,只有聚落产业化才能实现这个目标。”